手机频道 帮助 网站首页 保存到桌面
  • 图片新闻
  •    智能答疑
  •    服务指南

行进在中间地带的洄游青年——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青年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廉思

近日, 对外经贸大学青年教授廉思完成了关于中国青年的新调查报告———《中间地带的青春中国》。 此次, 他的研究对象从大城市、 特大城市的年轻人, 转为处于“瑷珲-腾冲一线” 上生活的有“大迁徙” 经历的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被称为“洄游青年”。 日前, 记者就这一群体对廉思教授进行了专访。

部分青年开始回流返乡

记者: 作为中国研究青年问题的专家, 此前你的关注点一直是大城市的青年, 如今为何将视线转到二三线城市的青年身上? 最初您是如何发现洄游青年这个现象的呢?

廉思: 近几年来, 一些大城市陆续出现了农民工返乡现象。 数据显示, 2011年深圳常住人口为1046.74万人, 非户籍人口778.85万人, 非深户籍人口减少近8万人口, 这是特区30多年来第一次出现非户籍人口减少的现象。2012年深圳常住人口为1054.74万人, 非户籍人口767.13万人, 同比减少1.5%, 又有11.5万人悄悄 “撤离”了深圳。 而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也显示, 2011年全市暂住人口825.8万人, 比2010年减少了60.3万人, 这是北京市有分区县数据以来, 暂住人口首次下降。 2012年,北京市暂住人口继续下降, 减少41.6万人。

而更多的争论来自2014年春节的一个网帖。 在著名网络论坛 “知乎” 上, 用户 “王远成” 回答了问题———“背井离乡, 为何仍要打拼北上广”, 他的回复引起了一场大讨论。 王远成曾是 “沪漂”, 在上海的一家网络公司做产品经理。 他的家乡是 “一座三线城市”, 其个人注册资料显示为乌鲁木齐。2008年, 王远成 “从西安一所民办大专毕业, 揣着2000块钱来到上海”,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5年。 因母亲患病他返回家乡, 在家人的关系帮助下来到机关工作, 即将得到事业编制。 不过王远成始终念念不忘上海。 他把在上海的经历看作一生中最重要的经历, 发誓一定会重返上海。 王远成的回答引发了大量“点赞”, 他的经历也是千百万当代返乡青年的经历。 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 中国二三线城市发展较快; 与此同时, 近年来大城市房价的迅速飙升浇灭了很多外来青年定居的梦想, 在二三线城市的牵引和大城市的挤出这两方面力量的综合作用下, 部分青年开始选择回流返乡。 我们把这样的返乡青年称为 “洄游青年”。

“瑷珲-腾冲一线” 是社会变迁的标识线

记者: 为什么称这些返乡青年为 “洄游青年”呢?

廉思: 之所以这样定义, 是因为他们像洄游鱼群一样, 在另外一个环境中经历成长的特定阶段后,选择 “洄游” 到家乡或二三线城市继续生活工作。 我们借用生物学上的 “洄游” 现象, 来描述城镇化背景下中小城镇返乡青年的迁移性成长经历。 他们与城市新移民、 海归群体等类似, 都具有流动性的特点, 与中国城镇化进程密不可分;但同时, 他们自身又表现出许多独特之处, 这也恰恰折射了城镇化进程对于特定类别青年人的差异化影响。

记者: 您带领的课题组为什么以胡焕庸先生提出的 “瑷珲-腾冲一线” 为分界点开展对 “洄游青年”的调研?

廉思: “瑷珲-腾冲一线”是我国著名地理学家胡焕庸先生在1935年提出的中国人口密度对比线。 这条线连结黑龙江省瑷珲市 (今黑河市爱辉区) 与云南省腾冲县, 大致为倾斜45度的直线。线东地区人口稠密, 而线西地区人口稀疏。 新中国成立后, 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口增长到13亿多人,但胡焕庸先生发现的人口分布结构并没有大的变动。 随着国家进步和社会变迁, 这条线的原有内涵正在被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快速推进所更新。 沿线一带, 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赋予了这条线更加鲜明的时代特色。 这条线已不仅仅是人口、 地理分界线, 而成为重要的“国情线”, 是认识国情、 研究中国现代化进程、 感受中国巨大历史变迁的标识线。 纵观当代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可以发现沿 “瑷珲-腾冲一线”,经济、政治、文化、社会、 生态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处于第二波工业化浪潮的前沿。

因此, 调查中选取的城市正是“瑷珲-腾冲一线”上的二三线城市。

创业比例高于国内大学生

记者: “瑷珲腾冲带” 洄游青年的基本现状是怎样的?

廉思: 第一, 群体规模在扩大。 各个调研小组的调查数据显示, 洄游青年群体的规模在逐步扩大, 甘肃靖远的调查中发现, 青年选择返乡的最早时间为2001年,人数仅占总样本群体的0.8%, 而选择2002年—2004年期间返乡的人数也不过是3.1%, 直到2005年—2007年时, 返乡人数激增至总比的21.3%, 此后, 每三年返乡人数以10%左右的速度递增, 群体扩大的趋势十分明显。

第二, 主要由青年农民工和青年大学生两个群体组成。 洄游青年主要是从我国东部发达地区回流的新生代农民工和从大城市返乡的青年大学生, 两者数量在不同的地区比重不同, 但总体上来说, 洄游新生代农民工的总体数量多于洄游青年大学生。 洄游新生代农民工带回先进的行业技能与管理经验, 洄游青年大学生带回丰富的知识与开阔的视野。 大部分洄游青年农民工选择从事的行业是批发零售和住宿餐饮, 洄游青年大学生多在政府、 国有企业、 教育、 医疗卫生及工程技术等领域工作。

第三, 返乡年龄普遍较低。 当下洄游青年平均年龄普遍较低,90后洄游青年占据了相当比重, 这表明主动性返乡已经成为不少青年的选择。 四川北川的调研发现, 受访对象平均年龄仅为26岁,其中 “90后” 返乡就业群体占到了27.4%,第一次外出的年龄更小, 主要集中在16岁到20岁这一段区间。

第四, 收入处于中偏上水平。洄游青年收入水平在当地整体上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其中洄游青年农民工多数为中等水平, 而洄游大学生中等偏上较多。 山西晋中洄游青年平均月收入为2822元, 远高于2013年当地城镇人均1977元的水平。

第五, 创业比例较高。 外出流动经历对洄游青年的认知与思想带来了显著影响, 他们比属地青年更乐于接受新鲜事物, 更敢于做出尝试, 同时外出流动经历让青年们开阔了眼界, 学到了一定的知识或者工作经验。 洄游青年返乡后不再局限于之前的生活状态, 创业意识明显增强。 河北清河县的调研表明,有35.6%的洄游青年选择了自己创业, 远远高于我国大学生平均的创业比例。

洄游青年推动就地城镇化的步伐

记者: “瑷珲腾冲带” 洄游青年对当地产生了什么影响?

廉思: 很多青年带着技能知识和管理理论知识返乡, 给当地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他们是本地人,从外面回到这个熟人社会, 易于融入家乡和运用家乡资源, 对家乡的经济发展、 社会结构、 文化习俗和城镇化建设产生了诸多深远影响。

洄游青年给经济结构、 产业发展带来了多重影响。 当地的经济结构及产业发展和洄游青年之间存在互动性的影响: 产业升级吸引青年返乡就业, 洄游青年带来人口红利, 为产业注入新的活力。 河北清河县羊绒产业调查显著地反映了这一点, 羊绒产业升级需要青年返乡, 青年返乡后带动羊绒产业转型升级, 实现从传统产业到现代电子商务的跨越。 从产业结构看, 产业升级与就业之间确实存在长期的正相关关系。 同时, 青年返乡就业对羊绒业的发展还存在反向的推动作用, 使新一代羊绒产业呈现出与老一代产业不一样的特征, 主要表现在: 引进电子商务、 注重品牌设计以及提升分梳技术。 同时洄游青年群体外出前、 外出中、 返乡后呈现出不同的经济理念, 这些个体经济理念从微观层面改变着当地的经济结构。

洄游青年还促进了当地城镇化建设与城乡一体化发展。 小城镇是城市和乡村之间的连接体, 小城镇是 “城市之尾、 农村之首”。 青年返乡后投身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促进了小城镇建设和农村城镇化,小城镇又将大城市和广大农村整合为一个经济综合体, 从而密切了城乡联系, 促进了城乡一体化。 洄游青年是我国城镇化进程中小城镇建设的主力军, 他们通过改变职业和居住环境、 转变城镇户籍等各种途径,推动着就地城镇化的步伐。

洄游青年还可以助推二三线城市地区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极。未来, 二三线城市将是中国经济改革向纵深发展的新突破口, 会带动中国经济重心下移, 使中国广大基础地区进入高速发展快车道。 如丝绸之路经济带, 一方面可以缩小与东部发达地区的差距, 促进中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另一方面可以弥补东部地区经济增长乏力所造成的缺口, 保障中国经济持续较快发展。 二三线城市的洄游青年正是国家经济改革向纵深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源支撑力量, 他们能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促进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 助推二三线城市地区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极。(李小彤)

稿件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联系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清泉路30号 联系电话:企业招聘:0535-6881355 邮箱:ytdx205@163.com 创业指导:0535-6903363 调整改派:0535-6901196
Copyright @ 200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by 烟台大学毕业生就业工作指导中心